欢迎来到龙桥文化生态园!今天是 
联系电话:0830-8181700
公示公告

别不服!作为泸县人,这些关于龙桥的故事你还真不知道!
2017-10-25 10:38:11   点击: 

泸县保存了170多座秉承传统,造型古典的古桥建筑。众多雕刻精美的龙桥横跨在泸县溪流之上,就像古老的经脉一般,串联着乡村与城镇。1 龙桥
泸县保存了170多座秉承传统,造型古典的古桥建筑。众多雕刻精美的龙桥横跨在泸县溪流之上,就像古老的经脉一般,串联着乡村与城镇。


\


1  龙桥的来历

泸县为何有如此众多龙桥?

相传,生活在玉蟾山麓的聂郎,因误食“夜明珠”,变为了龙。应娘呼,回望成滩,后回乡伴母,欲在玉蟾山下筑堤造海,被玉帝派雷公电母收服变为了一尊大石,守望在他的家乡。留下久传不衰的“二十四个望娘滩”的传说故事。他矗立在家乡的“石龙场”口,承受着风吹雨打,日晒雨淋,让时间磨去自己的凡俗和戾气。不知过了多少年,千年轮回,观音菩萨念其本性存善,让其转世投胎,重新修炼。

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,聂郎投生在牛滩境内的濑溪河畔的一户陈姓人家,取名叫陈济堂。陈家祖上,是安岳石刻世家文氏家族文居礼父子雕刻玄滩镇“延福寺”时收的关门弟子。据说玉蟾山上的“千手观音”、“十八罗汉飘海图”、“太子沐浴”等摩崖石刻,都是陈家后人陈浩然及其九大弟子几辈人延续不断的雕刻杰作。

唐宋时期,经济繁荣,市集渐兴,乡间石板路网越建越多,却又往往都是断头路,遇河或绕行,或摆渡。

陈家小济堂虽是凡胎,却有神仙的灵气,龙的秉性。冥冥中,总觉得自己欠家乡一点啥。每当他坐在门前,望着河滩上肩挑背驮,辛勤劳作的人群时,总有一种无名的冲动——修桥。于是,小济堂从小跟随父亲学艺,18岁时,他就成为了石刻世家——陈家的掌门师傅。取石成材、修房造屋、修桥补路、雕龙刻虎,所有石匠活路,无所不精,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大师傅。

几年下来,陈济堂在家乡泸州,带领师兄师弟徒子徒孙一大帮人,修建了几十座桥梁。可是,精心设计修建的桥,总经不住洪水的冲击,多则三五年,少则一年半载,就被无情的洪水冲塌。陈济堂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。怎么办?冥思苦想,不得其法。因为濑溪河、龙溪河、马溪河、九曲河都是落差大,水急滩险。有一天,他在外干完活,往家赶,正逢涨水,在龙溪河边,他看见乡民们抬着大石条压在石桥迎水面的桥墩上。他开始不解其意,继而恍然大悟,好聪明的老百姓!他知道自己已经找到了解决“固桥”的办法——在桥墩上安放一重物。即桥墩最上面的条石前面加重。这样既加重桥墩,又挡住水对桥板接缝的冲击。在用于加重的大石上雕龙刻物,既展示了陈家的石雕技艺,又装饰美化了石桥。

后来,他按此法修建的几座桥,再也没有被洪水冲塌。地方官府、百姓都请其设计修建桥梁。

正好七里市(今福集镇)的张氏家族和何氏家族牵头,要在龙脑石下的九曲河上修一座规模较大的桥。找他主持修建,他爽快应承下来。经过半年的反复苦心研究设计,领着一帮徒子徒孙,经过近十年的辛苦努力,一座规模宏大、气势磅礴、雄伟壮观、浑厚刚毅、精雕细琢、造型别致、震撼宇内的龙桥建成了,人们把它取名叫“龙脑桥”。后人赞曰:“鬼斧神工石刻精,麟龙狮象尽传神。龙桥胜迹惊中外,华夏文明烁古今”。

龙脑桥修好后,九曲河水“浅不露龙足,漫不蔽龙头”。“十里八乡”风调雨顺,年年好收成。大家传说陈济堂师傅是神仙下凡,不但桥修的好,而且雕的龙能佑一方平安。一时间,修桥之风盛行。龙脑桥精美的龙雕,稳固的桥身,成为周边修桥的样板。修桥者,无不在迎水面的桥墩上嵌安沉重的龙头,既适用又美观。陈济堂的后人和徒子徒孙,继续不断建造龙桥。几百年下来,在他的家乡,留下了几百座精美的龙桥。

“修桥续路,善莫大焉”,聂郎终于修成正果,成仙升天。离去时,恋恋不舍,一条金色的龙盘旋在空中,久久不愿离去…

 

 

2  薄刀桥的裂缝
 

\
 

在泸县云锦镇骑龙寺村4组的龙溪河支流“小龙溪”上,有一道非常奇特的“国宝”龙桥——薄刀桥。桥上的龙造型气宇轩昂,镇静自若,不怒而威,势欲冲天,似有掀郎日带长虹,挟雷电卷风云之势。如此完美的龙雕,从龙头顶部到龙身,却有一条宽约0.05米的规整的纵向裂缝,整条龙就像是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劈成了两半。这条规整的裂缝是怎么来的呢?

据说,很久很久以前,云锦镇骑龙寺村这个地方,群山环抱,峡谷弯绕,独特的地形地貌,孕育了一条“旱来无水滴,涝而满山湾”的桀骜不驯的小溪——小龙溪。这条小溪给当地老百姓带来了无穷的烦恼和灾难,人们需要水时,它没有,人们怕水时,它激荡横流。后来,有人请来一位很有名的“风水先生”,让他想想办法。“风水先生”捧着“罗盘”在周边转了半天,说:此地有一“地龙”作怪,只要在对面的龙形山顶的“龙脊”上建一寺庙,镇住“地龙”,自然就风调雨顺了。

乡民们按“风水先生”所说,在那山顶上修建了一座规模颇大的寺庙,取名为“骑龙寺”,还在寺庙内塑了许多的菩萨、罗汉、大佛,香火很是兴旺。说来也怪,此后的很多年,这一带都没有遇到极端天气,大家都过着丰衣足食的美好生活。

后来“明末兵灾”,云锦、立石一带战火连天,“骑龙寺”被烧成一片废墟,毁于一旦。老百姓死的死,逃的逃,土地无人耕种,河流涌堵,沼泽满塆,一遍荒凉。直到清初,“湖广填四川”大移民,“骑龙寺”这一带,移来了何、张、罗、艾、黄几大家族,外逃的土著先民也陆续回归,才渐渐有了生机。大家疏河导水,开荒种粮,为了出行方便,在小龙溪上建了到石板梁桥,在桥上雕刻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龙。不知从何时起,那条“桀骜不驯”的小龙溪,又发起了淫威,肆意妄为。时而干凅见底,时而恶浪滔天。有一年,数十天阴雨绵绵,河水暴涨,淹了土地,淹了房屋,一片汪洋,只有那桥上的龙头,昂首向天,活灵活现,活脱脱一条龙在水中游一样。有人说,这是那条“地龙”又在作怪了。于是,大家商议,请来石匠师傅,将桥上的龙从中剖开,破了“地龙”的附体。

于是,那条从龙头龙身的0.05米的裂缝,就永远留在了小龙溪的石桥上。人们将石桥取名为“破妖桥”,后人又叫为了“薄刀桥”。
 

\

3  永济桥的传说

\

 

《泸县龙桥》载:“在泸县云龙镇战旗村4组与6组交界处的碾子山屋基附近的龙溪河上,有一座龙桥,叫永济桥。它原名锣鼓滩大桥,建于清康熙5年(公元1666年),为12墩13孔石质平板梁桥,桥长42.57米、宽1.88米、桥板厚0.45米。由东北向西南第四、六、七、九桥墩上各有圆雕石龙一条。龙首张口露牙,舌、上唇上翘,凸目凸鼻,龙尾呈浅浮雕卷曲状。其雕刻手法细腻,线条流畅,造型精美圆润。”

泸县龙溪河,县内流长76千米,其落差却有130米,所以水流缓急不常,滩口特多。云龙镇虽地处泸县“浅丘宽谷”核心区,穿境而过的龙溪河,在其境内也形成许多险滩,最大最险者,锣鼓滩也。龙溪河水在锣鼓滩前直转急弯,倾泻而下,冲击滩中“石锣”、“石鼓”发出“咚咚”、“嘭嘭”之声,故名“锣鼓滩”。

锣鼓滩前有一水潭,深不见底,相传此水潭乃潜龙藏蛟,群龙聚会之所。此潭人称“孽龙潭”,乃孽龙藏身之地。在清代以前,锣鼓滩上游,除修建了“顺对子大桥”外,还在“腰龙滩”修建了“安济桥”,下游的“水笛滩”(也叫水急滩)修建了“水笛滩大桥”,“落涨滩”(也叫落丈滩)也修建了“万定桥”。然而云龙场到杨九场的主大路到了锣鼓滩却成了断头路,锣鼓滩也迟迟未修建桥梁。

当地老百姓相传,锣鼓滩地处要冲,锣鼓滩两岸很久很久前就建了石板路,是泸县东北相连的主路,往来于云龙和杨九的人们,每逢龙溪水涨,只好绕行,要多行十多公里。所以,在明初就建有桥,一来河面宽,二来水流急,建的桥多次被水冲塌,反复建,反复塌,于是大家都认为,是“孽龙潭”中的孽龙作怪。有一年,逢干旱,龙溪河水断流,当地老百姓将滩前发出响声的“石锣”、“石鼓”敲了,从滩中间凿了一条深沟,将潭水放浅,请来有道高僧作法,赶走潭中的“孽龙”。然后建起牢固的桥墩,铺上厚重的石板,建起了锣鼓滩大桥。可惜,没过几年,无情的洪水再次卷走了桥板,大家觉得定是“孽龙”又回来了,怎么办?

正当大家对怎样再建锣鼓滩桥一筹莫展之际,有人提出:“上游的顺对子大桥早些时,也跨塌过,自从建成现在的龙桥,再也没有塌过,经历多次大洪水,都稳如泰山,安然无恙。据说那桥上的龙头能镇水、降妖、固桥。”于是,大家请来石匠师傅,参考顺对子大桥和其他龙桥的格局,于清康熙年间再次修建了锣鼓滩大桥。大桥修成后,有学问的乡人按其千秋万代,永永远远“有利、补益”之意,取名“永济桥”。从此,永济桥再也没有被冲坍过,历经300多年风雨,至今完好无损。
 

\

分享到:

上一篇:文化丨龙脑桥的好哥们苦荞子桥的生平事迹
下一篇:你都如何回忆龙脑桥?!科学?精美?报警器?

Copyright © 龙桥文化生态园 蜀ICP备17006135号 by至上互动